位置:澳门手游炸金花 >行业动态

  春节后,被誉为“大粮仓”的东北三省,即将迎来春耕备肥期。历年来,此阶段东北地区需肥量庞大,都会引发农资人抢夺市场份额的“杀戮之战”。不过,记者近期采访了解到,今年农资经销商备货格外谨慎,部分区域备肥量同比大减30%~40%。


  眼下,春耕售肥在即,经销商的此番举动是否会引发当地的“肥荒”?经销商又该如何在这场“减量潮”中取胜,并有效应对春耕市场庞大的肥料需求量?带着诸多疑问,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


  备肥减四成?


  记者从吉林、黑龙江、辽宁三个省份的一些化肥经销商处了解到,各地备肥量都有所减少,此番现象为历年来罕见。


  吉林省松原市从事农资行业18年有余的经销商郑辉对记者说:“近几年我的肥料年销量都能达到1万吨以上,总体来看还算平稳。往年春耕备肥量都在8000多吨,但今年较以往减少2000多吨。其中5000吨是在2017年9月前后肥料涨价前储备的。”郑辉还向记者袒露,与往年同期相比,不仅他的备货量有所下调,当地其他经销商的备货量也减少了,整个市场备货量约减少30%。


  无独有偶,同样消减春耕备肥量的还有吉林省白城市以信誉为王的老牌农资人李国成。李国成近年来化肥年销量均达到3万余吨,他告诉记者,往年春耕备肥都在1.7万吨左右,今年减了5000吨的量。“我们当地整个市场的备货量都在减少。同往年相比,保守估计减少40%左右。”


  这轮“减量潮”也波及辽宁省。辽宁省鞍山市的任会让做农资行业有10个年头了,他的化肥年销量1000余吨。每年春耕启动前,他都会备上几百吨的复合肥和尿素。他告诉记者:“湖北发的货至今还有一部分没到。今年不仅我自己春耕化肥的备货量少,当地市场的备货量也不多,估计也就是往年的50%左右。”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经销商都在减少备货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年销量达40万吨的一位农资公司负责人表示,他往年春耕备货量都在30万吨,今年的量也是如此。据了解,当地像他一样敢出手的经销商并不多,整个市场的备货量都在下调。而该农资公司负责人表示,虽然他的备货量没有减,但从目前情况来看,当地市场春耕备肥量在下调,预计总量仅达到往年的60%左右。


  “肥荒”更“心慌”


  东北市场化肥冬储量同比减少,虽然当前化肥价格看涨,但经销商面对可能出现的“肥荒”,心中却不免发慌。他们对今春市场的种种担忧,值得业内关注。


  首先,市场库存量少,恐怕出现“肥荒”。


  李国成表示,经销商普遍拿货少、甚至不拿货的行为,不但可能让经销商丢失客户,还为市场埋下出现“肥荒”的隐患。“春耕用肥时,你家没有货,种植户就会去别人家买。再者,整体市场库存少,补货运输一旦不及时,很可能导致一段时间内市场出现‘肥荒’现象。”李国成说。


  上述哈尔滨农资公司负责人也持有相似的看法。他认为,今年的“肥荒”现象可能出现在市场启动中期。不过,从整个市场供应来看,不会缺肥,化肥市场整体供大于求的局面并没有变,只是供应时间早晚的问题。任会让的观点与其相似,他表示,3月中旬会是卖肥的高峰期,出现“肥荒”也不无可能,但如果产能跟得上且运输没有阻碍,填补市场空缺应该很快。


  其次,价格浮动,种植户不认可。


  李国成坦言,当前化肥涨价并非厂家恶意调控,但是,种植户却未必认可高价化肥。价格的浮动多数还要靠经销商自己来消化。郑辉表示,预计农民用肥时肥料价格不会大起大落,涨幅在每袋10元左右。经销商一般赚得只是少部分的辛苦费、服务费。任会让向记者袒露,现在农民的用肥观点和意识都在改变。粮价不稳定,农户用肥积极性降低,一旦种粮食不赚钱,他们也不想过多投入。


  再次,春播时间短,备肥时间紧。


  上述哈尔滨某农资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的春耕售肥可能会在短期内结束,不像往年,卖几天停几天。预计今年春耕化肥销售可能会推迟,并在后期集中暴发,因此,经销商抓紧时机很关键。“今年春播时间比较短。正月十五就是3月2日,而东三省的春播多在4月前后开始。因此,种植户的备肥时间只有10余天,没有过多的时间去思考、犹豫。”该负责人说。


  最后,市场混乱,担心不良厂商做文章。


  一向看中产品质量的郑辉表示,农资市场竞争激烈地很,今年刚开头,市场还没启动。虽然暂时不缺货,但他对后期市场很担忧。只要市场启动,由于货真价实的肥料价格更高,预计会有一段时间走货慢。此时就有可能让不良商家的低廉肥料钻空子,没几天整个市场也就铺满了。“对于种植户来讲,如果他们来拿货,咱家的正规肥料供不上,他们就会去别家。低廉肥料铺货快,将对专注高品质、大品牌的经销商造成很大冲击。”郑辉说。


  经销商的担心不无道理,记者从种植大户那里也得到了印证。辽宁省八堡镇古城堡村的耿荣贵种了100亩玉米,往年2~3月份就备肥,今年种子和化肥都没买。他认为,就算出现“肥荒”也不能盲目备肥。“现在土地流转价格有所上调,由去年的每亩550元左右涨至650元。听说化肥价格也要涨,这就相当于增加了投入成本。所以,还是要观望一下市场,权衡好价格和质量再做决定。”耿荣贵说。


  同样持有观望态度,不敢盲目备肥的还有黑龙江省大庆市肇州县新福乡乐业村的王国玉。他告诉记者,现在当地化肥仍然没有报价。“我种了400亩玉米,去年买的掺混肥是每袋125元。今年听说化肥要涨价,也不知道涨多少,经销商到现在也没给我们报价。‘肥荒’现象还不确定,往年我3月中旬前后备肥,现在化肥价格不明确,我得再考虑一下。”


  从何破局?


  供需不平衡,春耕化肥价格到底会不会暴涨暴跌,企业方面也给出了自己的预判。


  瓮福集团农资有限责任公司是业内实力强、资源广的老牌国有企业,该公司市场部总经理田欣星表示,当前农资价格 调整主要是化肥原料成本上涨支撑,以及阶段性区域供需矛盾引起的。如果原料价格稳定,春耕旺季肥价也会稳定,不会大起大落。


  中化化肥是中国最大的化肥供应商和分销服务商之一,该公司副总经理马跃认为,春耕肥料价格不会大起大落。他表示,当前氮肥、磷肥、钾肥的行情难跌。2017年四季度原料价格上涨快,复合肥生产企业低价原料准备不足,综合原料成本较高,复合肥价格也难以下跌。


  虽然化肥价格不会大起大落,但供需偏紧已成必然。安徽昊源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尿素年产能达150万吨,因为液体肥盈利水平较好,实际产能释放只有100万吨左右。该公司化肥销售经理孙凯旋表示,4~5月是用肥高峰期,到时价格每吨上下浮动100元属正常现象。他认为,今年“旺季掉价、淡季涨价”出现的几率很小。预计东北地区市场在今年上半年可能出现一段时间“肥荒”,价格也会震荡上行。


  马跃也认为,春耕期间有供应紧张的风险。他分析道,今年天然气供应紧缺和环保高压使得行业开工率保持较低水平,虽然元旦之后有所恢复,但始终低于往年。田欣星也表示,当前东北市场的到货量同比减少约30%。因多方面压力,整个行业都缺货,春耕市场很可能供需紧张。


  在基层农资市场备货“减量潮”环境下,经销商该如何破局?


  孙凯旋表示,诸多企业在春节期间会将库存量降到最低点,此时企业方面也会给经销商一定政策支持。他建议经销商抓住时机,不要一味观望,至少保证手里有部分库存,为农民备肥打好“前战”。


  田欣星建议,经销商应选择有保障的企业进行合作。若选择中小型企业,一定要了解它的生产经营情况是否稳定。“当前形势趋紧,不排除有一些不良厂商会因为原材料上涨、环保等因素影响生产而卷款潜逃。经销商要提高警惕,降低风险,慎重合作在当下很有必要。”田欣星说。她同时建议,经销商可以阶段性拿货,分散风险。一味等价格降了再入手,不是明智之选。


  更值得关注的是,当前行业内存在一些不利因素。马跃表示,当前农产品价格较低,但农资成本和售价都很高,这给价格低廉的假冒伪劣农资坑农害农提供了可乘之机。他认为,春季假冒伪劣产品很可能再次“抬头”。他建议经销商要综合多种因素考虑问题,还要与企业多协作,以打破当前的行业僵局。